聪明一世的司马炎明明有二十多个儿子,为何非要传位给一个傻子?

或秦皇或汉武,或唐宗或宋祖,若问中国古代最英明伟大的帝王是谁,不同人心中也许会有不同答案。但反过来,若问中国古代最白痴的皇帝是谁,那么晋惠帝司马衷当仁不让,必须高居历史第一!

晋惠帝到底有多白痴,可以从几个历史故事中窥知一二。

《晋书·惠帝纪》记载,一年盛夏,晋惠帝司马衷与侍从在华林园散步游玩,听到有阵阵蟆鸣,于是问左右曰:“这些蛤蟆是为官家叫的还是为私人叫的?”左右面面相觑,无奈敷衍道:“在官家地盘叫就是为官家,在私家地盘叫就是为私家。”惠帝听后竟然恍然大悟,深以为然,连连点头。

又有一年,天下闹灾荒,粮食颗粒无收,以至于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可当地方官员把灾情汇报给司马衷时,他竟然不解地问道:“百姓没有粮食吃,那为什么不喝肉汤呢?”这就是著名典故“何不食肉糜”的由来,可见晋惠帝司马衷白痴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作为西晋的开国皇帝,晋武帝司马炎文能治国安邦,武能上阵杀敌,无疑是一位聪明绝顶的英才。那么,司马炎聪明一世,为什么偏偏把皇位传给了如此一个白痴呢?

对于这个问题,有一种最广为流传说法,简述如下。

司马衷虽然智商堪忧,但他毕竟贵为太子,所以自幼有名师大儒教导,在司马衷13岁时,晋武帝司马炎又亲自指婚,将开国元勋贾充的女儿贾南风许配给了他。

对于这个贾南风,历史爱好者们都不会陌生,她是封建王朝时期最著名的丑女恶后,但丑则丑矣,恶则恶矣,不可否认的是,贾南风确实非常聪明并且有手腕,司马衷的顺利继位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她的筹谋。

话说,一次晋武帝司马炎派荀勖去考察太子司马衷的学习情况,贾南风得知讯息后立马派人把荀勖接到府上,并对他毕恭毕敬,极尽客套。然后贾南风又告诉荀勖,太子司马衷身患传染病,不能出房间见客,荀勖只需出好试题,派人送入太子房间,让司马衷作答完毕送出即可。荀勖信以为真,于是欣然应允。

其实,贾南风早在司马衷房间里安排了好几位博学大儒,他们将试题作答完毕后再由司马衷誊抄一遍。之后的几次考核司马衷也是如此在贾南风的帮助下蒙混过关的,所以荀勖和司马炎都误以为司马衷确实进步很大,堪当太子。就这样,司马衷得以顺利继承皇位。

这个说法的核心意思就是:司马衷确实很白痴,但是司马炎被贾南风忽悠了,所以才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把皇位传给了这个傻儿子。

但是笔者认为,这个说法完全经不起推敲。

古语有言:“太子者,国之根本。”太子是一个国家的重中之重,晋武帝司马炎纵然再日理万机,也断然不会对身为太子的司马衷一无所知,更何况司马衷身边的老师和随从都是司马炎亲自指定的,太子是个什么水准,他自然是心知肚明,断然不会因为一两次考试就被贾南风之流蒙骗。

既然如此,司马炎有二十多个儿子,又明知司马衷是个白痴,他为什么不换太子呢?

第一:

首先必须明确一点——司马衷确实不够聪明,但也绝非史书中记载得那般白痴透顶。

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其中必然含杂着个人情感和个人目的。比如上文提及的《晋书》,此书虽为正史,但其成书于唐朝,作者乃是300多年后的房玄龄。本来就已经年代久远,很多史料难辨真伪了,更何况史官修书还有警示帝王和教化后人的目的,所以难免美化了一些人,又丑化了另一些人。而晋惠帝司马衷无疑就是那个被严重丑化了的人。

至于为什么要丑化司马衷,这个也并不难理解,因为正是由于他的昏聩无能才让恶后贾南风有可趁之机,最终遭致了“八王之乱”,导致了西晋灭亡。这样的人,在史官笔下必须是或残暴或昏庸的。

第二:

中国古代一直奉行的就是“嫡长子继承制”,这样的制度对于庶子和幼子虽然有失公允,但确实可以有效避免纷争,使权力平稳过渡。

三国时期有太多因“废长立幼”招致祸端的例子,袁绍和刘表就是其中的典型。司马炎听闻着这些血淋淋的教训,他自然是要尽量不重蹈覆辙的。

司马炎的嫡长子司马轨早夭,所以同为杨皇后所生的嫡次子司马衷就理所当然成为皇位的最合法继承人。

第三:

另外,晋武帝司马炎虽然风流多情,但他与皇后杨艳确实是伉俪情深,杨皇后薨逝前曾牵着司马炎的手,恳求他千万不要废掉司马衷的太子之位。看着弥留之际的杨皇后,司马炎不忍心让她死不瞑目,于是答应了她的请求。正所谓“君无戏言”,这也是司马炎一直没有废太子的一个因素。

第四:

除却以上种种,司马炎之所以坚定信念始终不换太子,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这才是他最深层的心机。

熟悉三国两晋历史的读者都知道,司马家的权力更迭是这样的: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司马炎……也就是说,司马懿的接班人实际上是他的嫡长子司马师,而司马昭的权力则是从哥哥司马师手里接过来的。

因为司马师早亡且无子,所以司马昭就把自己的次子司马攸过继给了司马师。如此一来,司马攸既是司马昭的亲子,又是司马师的嗣子,在继承人问题上最具优先权。

但是,司马昭出于私心,最终还是把世子之位传给了自己的嫡长子司马炎。等到司马炎登基称帝建立了西晋王朝,司马攸已经长大成人,而且威望很高,所以朝中有大批人都支持司马炎传位给弟弟司马攸。

司马师本来就是西晋王朝最重要的奠基人,司马炎传位给司马攸乃是众望所归,既可以还政给司马师后人,又可以得到一位贤明君主,可谓是一举两得。

但是,司马炎本人肯定是不希望看到如此结果的,司马攸虽然在血缘上是他的亲弟弟,但弟弟再亲也不如儿子亲,他还是想把皇位留在自己这一支。

早在司马衷8岁时就已经被司马炎立为太子,一个8岁的孩子,根本看不出多少帝王潜质,当时司马炎也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嫡子日后会让他大失所望。但是,虽然是立错了太子,司马炎也万不能草率废之,因为司马衷虽然平庸无能,却是最具法理性的太子人选。如果废了司马衷,群臣必然拥立司马攸为新太子,这是司马炎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所以司马衷这个太子绝对不能废。

当然,为了让司马衷顺利继位,司马炎也是做了很多前期准备的,他以为,只要为司马衷备下足够的贤臣良将,纵然他是一个傻子,也能把西晋江山治理好。却不曾想人算不如天算,西晋王朝终究是在“白痴皇帝”司马衷手里走向了灭亡。

参考资料:《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