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他是与胡宗南齐名的黄埔一期生,竟因着急救老蒋而被老蒋抛弃

黄埔军校能人辈出,其中黄埔一期生更是被称为“天子门生”,其中大名鼎鼎的胡宗南以“武”见长,而有一人因其“文”出色,也与胡宗南齐名,这个人就是贺衷寒,黄埔军校内也流传有“文有贺衷寒,武有胡宗南”的说法。

贺衷寒青年时就是个不安分的人,他立有改造中国的大志向,在黄庞案发生后义愤填膺,冒着生命危险撰写《黄庞案之真相》,因此被捕入狱,受尽折磨,几乎命丧黄泉,后由岳阳县的两名省议员出手相救,才死里逃生。

重获新生的贺衷寒并未惧怕黑暗,而是继续动用自己的笔杆,抨击军阀,揭露黑暗,但这并不足以帮助他实现志向,黄埔军校的招生让他看到了希望。

黄埔军校时期,贺衷寒与胡宗南相见恨晚,志气相投,相约共救中国。他认真钻研政治理论和军事理论,各项成绩名列前茅,又在组织社会活动时表现出过人的热情和才能,便脱颖而出,与蒋先云、陈赓并称黄埔三杰。

毕业后,贺衷寒也相当受蒋介石器重,他先后负责组织“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和“孙文主义学会”,均是蒋介石授意。而他所著文章,也颇受蒋介石的赏识。因其能力出众,在复兴社组建之初,贺衷寒也成为担纲的十三太保之一。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本该平步青云的人,却在一件事后,彻底遭到了蒋介石的弃用,这件事就是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时,贺衷寒坚决站在“讨伐派”的一边,甚至发动和组织了300人的“讨逆赴难团”。自以为是的贺衷寒以为这样进可以救出蒋介石,得“勤王”之功;退可以拥立何应钦,做“开国大臣”。却不想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他所组织的这群乌合之众立马土崩瓦解。

回南京后的蒋介石得知这场闹剧大发雷霆,对着贺衷寒破口大骂,一介书生不争气的失声大哭,更遭蒋介石反感。戴笠趁机从中作梗,将西安事变期间贺衷寒和何应钦等人的所作所为添油加醋地告于蒋介石,贺衷寒便就此失去了蒋介石的欢心。

之后蒋介石派遣贺衷寒赴欧美考察,实则是放逐出境,直到淞沪抗战爆发,才将其召回。而这也不过是回光返照,转瞬即逝。此后贺衷寒的发展与曾与他齐名的胡宗南大相径庭,再不得蒋介石的重用,在闲职上做至终老。